法治人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治人物 >

“他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”

时间:  2019-08-29 10:51
“他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”
 
追记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原副局长杨春
 
 图为杨春。(资料图片)
  
□ 本报记者 王莹
 
“春哥,‘8·1’专案今天成功转立‘3·15’专案,您的这个心愿,我们已了。”
  
“春哥,‘3·15’专案今天成功起诉,跟您报告下!”
  
“春哥,想你……”
  
转眼已7个月过去了,民警詹益冬还是会忍不住发微信给杨春,或是报告案件的最新进展,或是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。只可惜,他永远也等不来这位老大哥的回复了。
  
今年1月23日凌晨,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原副局长杨春突发心肌梗塞,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,将生命定格在了49岁,定格在了扫黑除恶第一线。
  
牺牲后的杨春,先后被追授“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称号和“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”称号。
 
时刻冲锋陷阵在第一线
  
古溪村是蕉城区城南镇的一个城中村,有着1.5万余名流动人口。在这里,一伙黑恶势力长期盘踞,开设赌场、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,可村民们都害怕被报复,没人敢举报。
  
身为蕉城公安分局扫黑办主任,已是副局长的杨春不仅负责指挥、协调、指导全区涉黑涉恶案件的线索核查和侦破工作,还总是冲锋在办案第一线。
 
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,杨春先后11次深夜到受害人家中,对着缄口不言的村民拍起胸脯,“你们放心,我以副局长的身份给你们担保,如果有什么事情都来找我!”
  
为了取得足够多的证据,杨春带领专案组先后深入调查走访群众500多人次,形成1万多页的文字材料,仅拟定的审讯计划就达130多份5万余字,形成起诉意见书近3万字。
  
“杨春在第一线的取证是相当扎实到位的,各被告人在众多有罪证据面前,不得不作了有罪供述。”蕉城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游传杰说。
  
2018年12月,这起涉黑犯罪组织案一审宣判,所有被告人全部认罪,无一人上诉。这起案件也成为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宁德市破获的涉黑第一案。
  
其实,在专项斗争打响以前,杨春已经被查出身患冠心病且有心肌梗塞先兆。医生让他入院治疗,他却把病历锁起来,照样把工作任务领了下来。
  
办完涉黑第一案后,杨春再次放了医生“鸽子”,继续投入到第二起涉黑大案中,最佳治疗时机一拖再拖。
  
“他总觉得这一块工作离不开我,那一块工作也离不开我。”杨春的姐姐杨丽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“他把太多的时间留给了工作,留给自己的时间却太少了,少到连看病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  
在杨春的妻子黄芳看来,他留给家庭的时间也实在太少了,少到都来不及看着女儿长大成人。
  
召集扫黑除恶线索核查工作、拟定“8·1”涉黑专案收网方案、协调组建“8·1”专案全市联合调查组、制定联合调查组工作计划、审批74件案件法律文书……
  
牺牲前的48小时里,杨春留下了满满的工作清单。在最后一次回到办公室后,他停下了连日奔波的脚步,再也没有从里面走出来。
 
1991年,从海军退伍后放弃了稳定的教育岗位,选择到刚组建巡防的宁德公安艇上工作,在警察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8年。
  
“当警察是杨春儿时的梦想。就连小时候和伙伴们玩游戏,他也一定要当那个抓‘坏蛋’的‘警察’。”杨丽说。
  
正是骨子里对警察这份职业的热爱,杨春才努力弥补非警校科班出身的弱势,利用自己在刑侦方面的独特敏锐力,善于发现案件的突破口。自他担任蕉城刑侦大队大队长以来,先后参与、组织侦破各类刑事案件3150多起,命案破案率达97.8%。
  
詹益冬说,在侦办一起利用蛇毒杀人案时,杨春对现场遗留的诸多证物观察得特别仔细,尤其是一个大家都忽视的戒指盒,让他产生了兴趣。
  
就在大家认为这只是一起蛇咬人的“意外事件”时,杨春却指挥办案民警调查戒指盒的销售来源,最终发现了嫌疑人陈某华留下的购买痕迹。原来,陈某华觊觎死者妻子,便蒙面伪装成持枪劫匪,将蛇毒注入死者体内,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。
  
也正是由于骨子里对警察这个身份的珍视,杨春才特别爱惜自身“羽毛”,不愿意让头上的那枚国徽因自己的行为而变得黯淡。
  
宁德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政治部主任阮细章回忆说,杨春在办理一起涉赌案件时,一个朋友前来说情。等朋友走后,杨春发现朋友留下了一袋茶叶。正当他拿起来准备出门还给朋友,却发现茶叶袋异常的重。打开一看,里面竟装着30万元的现金。
  
“杨春果断处置,立即打电话向我汇报了这件事,并第一时间将这些财物全部退了回去。”阮细章说。
  
在杨春的遗体告别仪式之前,宁德公安局纪检组专门梳理了杨春的从警生涯。28年来,他从未被人举报和投诉过,他所分管的部门民警也从未出现违法违纪问题。
  
“在担任石后派出所所长期间,春哥还用自己家里的几万块钱整修了办公楼。要知道,他十几年前的工资每个月才1000多元。”现任石后派出所所长詹晨清说。
 
时刻做战友们的坚强后盾
 
“是否,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。是否,这次我将不再哭……”
  
蕉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朱卫清告诉记者,这首《是否》是杨春生前最喜欢的歌曲。与刑警队的战友兄弟们并肩战斗的日日夜夜,他总爱在闲暇时轻轻哼唱这首歌。
  
如今,大家再也听不到杨春的哼唱了,便用这首歌作为音乐背景,为他制作了一部纪念短片,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怀念这位老大哥和好战友。
  
同事们都说,杨春像一座大山,像一根定海神针。
  
“办案加班不管多晚,我们一抬头,春哥都是坐在门口那张沙发上。他不用多说什么话,我们就很心安。”这是詹益冬的回忆。
  
“遇到吸毒致幻的持刀者,春哥挡在我们前面,用他的身躯为我们筑成一道防线。”这是朱卫清的回忆。
  
“父亲病危时,杨叔叔忙前忙后,联系省院医生为他做手术。父亲去世后,杨叔叔主动帮忙料理丧事,并亲自为父亲更衣入殓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都很关心我的成长。”这是蕉城分局原禁毒大队民警马力生儿子马文杰的回忆。
  
领导们都说,杨春总是把责任留给自己,把评优评先的机会留给一线的民警。
  
“扫黑第一案顺利办结以后,分局决定给杨春报个人二等功。他就坚决推,说工作都是弟兄们在干,应该给年轻民警更多的机会。”这是蕉城公安分局局长黄经禄的回忆。
  
杨春生前获得的荣誉可谓寥寥可数,只有个人二等功1次、个人三等功两次。
  
而在杨春的示范带领下,蕉城刑侦业务考评连续12年位列宁德市第一,始终保持“民警队伍零违纪、执法办案零差错、群众评价零差评”。他手下的一大批民警也获评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省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,先后有42名办案骨干走上了分局领导、科所队长岗位。
  
“杨春!”
  
“到!”
  
时至今日,蕉城公安分局里仍然没有人认为杨春已经离开大家了。因为这支队伍在集结时铿锵有力喊出的那个字眼,已经给出了最明确的答案。
 
 
来源:法制日报
责任编辑:贺娜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