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法文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为师者的善意

时间:  2019-04-28 11:17
□ 赵青航
 
师父是杭城著名律师,德高望重,桃李遍布。在很多人眼里,他既宽和,又威严。
  
刚开始我也这么觉得,甚至向他汇报工作时会紧张得哆嗦。
  
后来,与他的交往日益增多,工作渐渐熟练起来,我也慢慢地自信了,有时就会注意到我们师徒间发生的一些趣事。有些笑话,即使是多年后再翻出来细品,也会觉得很有趣,很感动。
  
在不久前律所举办的年会上,师父照例要在律所的微信群里发一个大红包。谁知,这次他在发红包之前,还专门走到舞台上,乐呵呵地跟大伙说:“3年前的年会上,那时我还不会发红包,就请坐在我旁边的青航替我给大家在群里发一个5000元的红包,结果他喝高了,把红包发到别的群里了!也没法讨回来了!”全场同事顿时又笑翻天了,拍桌子的,捧腹的,跺脚的,各种姿势都有。
  
一次我和师父去开庭,从上午9点开到下午1点,简单吃了点饭后,要赶往另一个会场。师父一贯“嫌”我车技不好,所以这次还是他开车。但我觉察到他有些乏了,我说让我来开吧。师父说没事,他来开。过了一会儿,我说还是我开吧。他说没事,他可以的。我实在不忍心,又过了一会儿,我说:“这次我来开吧,这样你可以睡一会儿,等下有精力。”这时,他嘴角上扬,微笑着平静地说:“其实你每次开,我都没有睡着过。”后排座上的人笑得不能自已。
  
更好笑的是,一次,师父在外开会,那天他的司机和助理都请假了,他“破例”让我开他的车去接他。我一听,来劲儿了,因为我从没有收到过这样的任务,我知道师父对我的车技不放心。等我接上他,把他送到下一个目的地时,我长舒一口气,觉得很轻松,还有些得意。结果,几天后,驾驶员捧腹大笑,跟我说:“你师父本来让我保密,不要告诉你,怕伤你自尊。但我实在忍不住了,还是想说。”我问他何事那么好笑。他模仿着师父当时无奈的口气:“青航的一个动作就能让我既扣分又罚款:在不能掉头的路口掉头——扣分;同时还没有礼让行人——罚款。实在吃不消。”
  
刚参加工作时,我一直不会用买火车票的12306手机App,所以每次出差总要麻烦别人帮我和师父购票,着实不便。一天,我终于学会了购票,便抢着给只身在外地的师父买回程的车票。结果,当他去站台检票时,被告知这是明天此时的票。他在匆忙中改签成功,坐上车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:“青航,刚才你跟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。”我能想象那一刻他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  
跟师父工作已经5年了,好笑的事还有很多,有关于红烧肉的,请客埋单的,催讨律师费的,等等。其实,此刻我真的很想跟他说:我不会再发错红包了,车技也逐渐提高了,车票更是不会再买错了……我在不断进步。
  
因为我很想让他放心。
  
我将这些趣事记在心里,流于笔端,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辜负了他对我的宽容,待我为人师时,也会将他的善意用心地传递下去。
 
(作者单位: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)  
来源:法制日报
责任编辑:王雪欢